德国南部小城Augsburg的教堂

去德国南部小城Augsburg(奥格斯堡)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也是去年三月初,复活节(Easter)之前见大叔的一个好朋友E,今年同样的时间我们又从纽伦堡驱车大概一个半小时去见这位老朋友。

大叔和E是同一个公司,十几年前在一次培训的时候认识了E,直到很多年之后E才告诉大叔说,他是同性恋。这个对于极度注重隐私的德国人来说,已经表示对大叔到了相当信任的程度。去年的时候我还见到了E的老公N。这是我人生中见到的第一对合法结婚的男同性恋,我对他们的生活一直充满着好奇,而他们在我面前的坦然和毫不掩饰彼此之间的情感,我也觉得非常舒服。

N先生是一位德国人,精通英语和法语并且是英法互译的翻译家,热情好客的他给我喋喋不休的介绍起这个2000年古城的历史。每次介绍到有趣的地方,他的眼角会得意的上扬,一副对德国文化自我陶醉的满足感跃然脸上。

Augsburg位于德国南部,离慕尼黑开车只有40分钟的路程。N先生指着路边随处可见的房屋中介的广告介绍说,因为很多阿拉伯地区的富人携家带口的到墨尼黑的医院治疗癌症,所以推动了墨尼黑周边的房价也疯涨。这不,同样的房子在纽伦保3.5千欧一平,而在Augsburg要4.5甚至5千一平!我暗自伸了一下舌头,心想,还好我没住在墨尼黑那么黑的地方!

这座城市位于菲森莱希河(Lech)与韦尔塔赫河(Wertach)之间。商人兼城市贵族富格尔(Fugger)家族和韦尔泽(Welser)家族的人们,通过长途贩运和银行业务,帮助这个由奥古斯都皇帝(Kaiser Augustus)建立的城市走向繁荣富裕。尽管二战破坏严重,但城市还是保存了一个文艺复兴时期首府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貌。也因为如此,在这个城市很多的角落可以看见各种代表家族的徽章,尤其是在教堂里面。

我对教堂有着特殊的情感,从小就在教堂服务并且每年参加教会圣诞节的表演,所以每到一处都必去当地的教堂参观。国内我也会去不同的寺庙,跟教堂不一样的是,国内的寺庙都有固定的格局,比如进寺都是天王殿,里面坐落四大天王和弥勒佛,然后就是大雄宝殿。唯一不一样的可能是每个工匠的表现手法不一样而泥塑的大小颜色不一样,以及因山因水而建的建筑位置和规模不一样,看多了也觉得没什么让人惊叹的地方。而教堂,我估计世界上找不出两个风格一样的教堂吧?每一处都是跟当地的风俗历史,以及当时建造的贵族权贵相关,所以风格和装饰也都不一样。我没那么多理论的学习与研究,我只凭着初心去看那些或精美或朴实的建筑。我也会坐在教堂的某一个磨得发亮的木椅上长坐,或者亲触那些斑驳的历史残留。

沿着城市古老的步行道,尽头是是位于市中心的Augsburg Cathedral(奥格斯堡大教堂)。奥格斯堡大教堂是天主教奥格斯堡教区的主教座堂和和耶稣圣心堂区的本堂区圣堂。除了圣乌尔里希圣阿夫拉圣殿之外,它是奥格斯堡最重要的教堂,也是该市游客最多的旅游景点之一。

奥格斯堡大教堂最初建造于11世纪,呈罗马式建筑风格,但是在随后的14世纪增加了哥特式建筑风格。现如今,大教堂整体风格恢弘而大气,附带两座西塔楼;大教堂113米长,40米宽,中央走道高17.5米,塔高62米。大教堂主殿为巴罗克式艺术精华,且有巴罗克奇迹之美誉,内有十一世纪的大型青铜门;其中,尤以文艺复兴早期画家霍尔拜因的美丽祭坛画而闻名,建于十二世纪高耸的彩色琉璃窗上,保留着这世上最古老的人物採塑琉璃画,内容在描绘旧约圣经裡先知的故事。另外,大教堂内还保存有主教宝座及祭坛屏饰等珍贵文物。

在这个教堂里我流连时间最久,那些熟悉的长木椅和椅子后面整齐排放的《赞美诗》与《圣经》完全让我回忆起老家那个装载了我童年无数回忆的小教堂。呵呵,虽然我从小在教会的影响下长大但并没有入教,所以后来进教堂的机会也少,难得见一次真的会很开心。

这个教堂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并不是宏伟的建筑(见过巴黎圣母院后很难见到更加宏伟的教堂了),而是

起先想习惯性的拍照,N先生指着门口禁止拍照的指示,一本正经地告诫我绝对不可以拍照。我暗自伤心了许久。后来多亏体贴入微又不想让我失望的大叔的执着,他仔细阅读了门口所有指示的说明然后开心地跑来跟我说,可以拍照的,只要是用于个人用途就可以拍。再次感谢一下我的大叔!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在室内,而且如此之多的坟墓。左侧的墙上列着各种石碑记载着在此长眠人的各种名字和事迹。据N先生说,这里的人应该是当时的贵族,或者是对教会有贡献的人。N先生其实是基督教徒,所以他在描述天主教的时候有时候还是带着一种批判的戏谑,他的眼里,天主教更多是服务于有钱人的宗教。

当我望见教堂供人走的地面也有这么多坟墓的时候,我不敢淡定了……我当里敢踏在先人的身躯上走过去啊!这在中国的文化中是严重的大不敬!可在这里,一切都那么自然,仿佛就该是这浑然一体。

这是教堂半地下室的地宫,里面也是在地面铺了好几个坟墓。其实现实里的光线并不这么明亮,而是那种让人望了会毛毛的阴暗。那时间让我顿时想起了《达芬其密码》。或许这些并不孤独的棺材里面也埋藏着人类惊天的秘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教堂的地宫。以往没有机会见到,而我小时候的教堂也没有地宫。

刚刚走进教堂的地方有圣水池,池边就以骷髅做装饰,当时就吓了一跳。怎么魔鬼和天使可以在同一屋檐下?后来才见到教堂内部还有其他用骷髅作为装饰的地方,或者不是装饰,而是用它自己的语言来代言一些警戒。这是在我游历了许多教堂之后唯一见到的一次。几年前去巴黎找一个圣心堂,里面供奉了一位圣女的骨骸,也没见这种可怕的装饰。所以第一次见,总是觉得有点怕怕。

童年的记忆中一直有这样一幕:宁静的教堂,一束阳光透过教堂天顶的彩色玻璃洒在讲台前的钢琴的琴键上。这是真实的一幕,在我扬州的小教堂里我学习了一年的钢琴,那时候最享受的就是下午教堂的阳光。一直觉得彩色玻璃是教堂最有迷幻色彩的地方。奥格斯堡大教堂也不例外,这里据说至今保存最完好的彩色玻璃人物图案。我没有找到人物篇,但是彩色玻璃的光芒已经照耀在我的心中。N先生介绍说,二战的时候有少部分玻璃被拆下保存起来,而大部分都已经毁于战火了,所以现在看到的彩色玻璃并不多。

至今保存最完好的彩色玻璃人物图案在德国南部的奥格斯堡大教堂(Augsburg Cathedral),但是最精美的彩色玻璃的制作技术却非法国莫属,其中法国保存下来的最早的彩色玻璃是圣丹尼教堂(St.Denis Cathedral,砖石结构,位于法国巴黎郊外的塞纳地区,1121年至1144年建造)里于1140年 – 1144年完成的玻璃窗。

光线在宗教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有人相信从彩色玻璃窗照射到唱诗班的光是一种神光,提示了神的精神,所以自中世纪以来,罗马式教堂和哥特式教堂对光线的强调体现了美学与神学的统一,彩色玻璃窗无疑最能表现奇妙的光线。

据记载,彩色玻璃的使用至少开始于7世纪,但根据现存实物来看,彩色玻璃直到罗马式教堂兴起之后才得到充分的发展,目的除了体现《圣经》中对光作为神的启示的赞美之外,也在叙述传说中的故事。人们在欧洲和北美的许多教堂里参观时,都为彩色玻璃的美和丰富多样的故事而吃惊和着迷。彩色玻璃上有如宝石般的色彩来自工匠们在制作玻璃时融入了金属钴、锰、铜等的氧化物。制作彩色玻璃时,工匠们先把一块布满形状各异的格子的平板用石灰水刷过,玻璃按照格子的样子被切割好后就开始在上边手工绘图,目的是为了使上过色的图样附着在玻璃的表面,随后把玻璃放进窑内进行烧制。经过烧制的玻璃片和平板之间的接缝处的铅丝使它们连接起来,同时铅丝也能突出图案的轮廓。制作好的彩色玻璃安装在教堂的窗户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教堂内部更加显得色彩丰富,有时候使教堂看起来如同沐浴在神奇的仙境里。

趁着天未黑,我们又参观了另外一座教堂。可惜的是我没有记下这个教堂的名字。在这个教堂的半地宫里同样见到两个石棺,里面供奉着两位“圣”什么来着的先人,而且一位还是女性!N先生说这个教堂里还供奉着一位先知的部分遗骸(顿时想到咱们佛教的舍利子),他们也传说,如果把这位先知的遗骸凑在一起,也将会有神秘的事情发生。(脑补一下好莱坞的画面……)

有时候觉得这样占据凡世间一席之地供人瞻仰,还不如默默消失宁静的长眠。跟N先生讨论起死后的事情。他说德国的墓穴也很贵,差不多要5000欧(不知道使用多少年?)。

说起这个城市的教堂,说起这个城市的装饰或者历史,似乎所有的都跟一个我们中学课本里提及的一个名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这个城市的很多地方有这位伟人的雕塑或者相关遗迹。既然是游览教堂,N先生自然会提及这个名字。N先生是基督教徒,相信自然对这位在教会改革历史上做出无人企及贡献的圣人格外推崇,上面提到的大教堂,也是和《奥格斯堡和约》Peace of Augsburg有关,因为这个合约,教皇承认了宗教改革者马丁.路德新教的合法性,从此基督教从天主教分离出来,成为代表普通人民的基督教。

《奥格斯堡和约》Peace of Augsburg时间是在1555年,在日耳曼民族神圣罗马帝国会议上签订的和约。因会议地址在奥格斯堡,故名《奥格斯堡和约》Peace of Augsburg。和约结束了天主教和新教各邦诸侯之间的战争,制定了“教随国定”的原则,承认各邦诸侯有权自由选定其自身及其臣民信仰天主教或路德宗新教。和约还规定,1552年前新教诸侯占有的天主教会土地和没收的天主教会财产不再归还;但凡领有教职教产的诸侯和高级教士,如皈依新教,应立即放弃其职位、土地和俸禄。和约进一步扩大了德意志帝国诸侯的势力,并使路德宗新教在德意志境内取得了合法地位。

这次行程是计划之外的安排,是大叔特意为我放弃了原本的计划驱车三个多小时来回陪我散心。所以,最大的收获不仅仅是认识了这么多的教堂,还有大叔对我……好吧,不撒狗粮了,呵呵。只是想说,此行真的很宁静很放松。以后还会继续探访其他教堂,满足我欣赏的癖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