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拳传奇陈进生:赤手杀台黑帮6人后偷渡美国成为黑市拳坛王者

1970年7月一天,美国旧金山一场地下黑拳场上,两名拳手在台上相对而立,是一名健硕的华人和一名健壮如健美先生的强壮白人。随着主办者一声“开始”,白手跳着小碎步试探着接近华手。

华手我自岿然不动,冷冷地看着对手,就在对手像袋鼠一般向前又靠近一步时,华手右脚闪电般踢出,正中头部,白手如一桩木头栽倒在地,主办者上台查看,随即宣布获胜者“唐龙”,不久又传来一个消息,白手已当场死亡。

这位被称为“唐龙”的黑市拳手是谁?他真名叫陈进生,黑市拳坛的传奇之子,上世纪最出色的黑市拳手代表性人物,英文名弗兰克陈,出生台湾新竹。

进入美国黑拳界后自称“唐龙”,据说是致敬李小龙电影《猛龙过江》,那里面的主角,名字就叫唐龙。。

在美国,拳友们更喜欢喊他“鲨鱼”,因为他敏捷、凶狠,身高181厘米,体重94公斤,在欧美以大块头著称的拳坛中略显瘦弱,但陈进生却成为黑市拳史上公认的最凶狠的拳手,97次出战96次获胜,其中95场击毙对手。

陈进生的黑拳职业深受其家族影响,也有自身原因,他出生在一个格斗世家,家境优越,但他成为一名黑市拳手更多的是嗜血的本性和好勇斗狠的性格。

陈进生的父亲精通中国功夫,因而陈进生从小就受到严格的训练。当代的中国武术经过数千年的演变,尤其是进入近代,随着热兵器的出现,越来越偏重于健身和表演。

陈进生对此非常唾弃,他坚决,追求以最短时间内击倒对手为目的,并进行了大量针对性训练。

陈进生使用的木桩和人形沙包都标注好了头部、心脏、下阴,进行多角度攻击,而且他对格斗充满痴迷,一天要练习10个小时以上。

陈进生父亲对陈进生的练习内容感到非常吃惊,因为他的格斗技术纯粹是要把人置于死地,对此陈进生毫不避讳地说:“我就是在追求最简洁和有效的招法,一招致命。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我没有时间练习那些软绵绵,华而不实的东西。”

12岁时,陈进生已经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在拳击比赛中凭借碾压的实力轻易击溃对手,这一时期他受到父亲的约束和叮嘱,比赛中陈进生并未下重手。

作为12岁阶段冠军,陈进生参加了跨年龄段的竞赛,比赛中陈进生身高、体重均处于劣势,不敌对手,但这一战却影响了陈进生的整个拳手生涯的打法。

如何弥补身高、体重的不足?陈进生经过多种尝试后把目光盯向腿功,双腿的长度远超手臂,抡圆了的腿踢出的力量和破坏力更是远胜双手。

为了训练腿部肌肉,陈进生进行大量膝顶和踢沙包,尤其沙包,充填物从最开始的沙子换成砂石,接着是直接踢树木,从密度和硬度最小的开始,芭蕉树、泡桐、桉树,直至非常刚硬的铁力木。

经过训练,陈进生双腿杀伤力惊人,一脚断木,但在实战中陈进生又发现 ,双腿攻击速率比不上双手的频率,如果无法形成连续性进攻,而二次攻击前产生的间隙,会被对手利用。

不是每次都需要大腿和腰部发力,为此陈进生磨练腿脚的灵活性,他甚至能用脚写字,发力方式改为小腿,因为小腿的摆幅小,意味着可以在短时间内多次无间隙攻击。

提高小腿攻击力,主要是提升爆发力,陈进生进行深蹲训练,提升膝关节和脚踝力量,最重100斤的沙包能被陈进生轻易踢飞,树干、木樁一脚断开。

最终把双腿练得能保持快速节奏,融合正蹬与扫腿的组合衔接,形成左右腿不间断地连续扫腿,即便是训练中,陈进生一双可怕的大腿上下翻飞,逼得带着厚重护具的陪练对手节节后退和不停摔倒。

陈进生的父亲看到后,后背发寒,禁止儿子参加武术比赛。因此,陈进生为了获得比赛和实战机会,开始踏入台湾黑拳市场,迅速在台湾黑拳界刮起一股旋风,所向披靡。

陈进生家境优越,一般的家庭也不会也没有这样的实力让子女这样训练,加上他打拳的初衷就是痴迷和兴趣,特别享受黑拳拳台上的无规则,因此绝对不打假拳。

黑拳市场赌博横行,尤其是各方大佬之间的私人赌局,金额动则几百上千万,而陈进生超高的赢率自然成为拳赛庄家的重中之重。

1969年,陈进生18岁时,台湾最大帮会找到陈进生要求他配合打一场假拳,故意输掉比赛,陈进生断然拒绝,对方以其家人作为要挟,逼迫陈进生妥协。

陈进生也狠,比赛时直接在场上打死对方安排的拳手,黑拳场上拳脚无情是常事,但这一次陈进生捅了马蜂窝,不仅损失惨重而且还丢掉了面子。

一天晚上陈进生在夜市遭到10多个人提着棍棒围攻,他毫无怯意,冲上去如老虎入羊群,把这群人全部打倒在地,断腿断手比比皆是。

三天后,陈进生的父亲外出时,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无牌车辆上的枪手开枪打死,陈进生悲愤不已,隐忍两天,安排好家人,布置好后路后,趁夜独闯龙潭,冲进当地最豪华的夜总会何日君再来,十分疯狂地赤手杀掉了六个他怀疑是杀死自己父亲凶手的骨干,随后连夜坐船离开台湾,以偷渡的方式进入美国。

到了美国后,陈进生接触了越来越多的格斗术,陈进生开始疯狂改进自己的攻击技能,尤其是接触巴西柔术后,他通过严酷的柔韧性训练,将双脚进攻到比手还灵活,能从常人难以想象和意想不到的地方和角度发起进攻,攻击点全部落到对手头部。

如果说前期在台湾,陈进生的攻击是以击倒对手为目标,经过家庭的一系列大变后,他的格斗风格已经改变为纯粹的杀人技巧。就这样,陈进生的双腿成了之后在拳台上专门踢爆人头部,横扫黑市拳坛的利器,被称为“大斧”。

陈进生天生为格斗而存在,他的生活十分自律,不好烟酒,不近女色,每天除了正常的饮食和休息之外,就是疯狂地训练,深蹲、卧推,用最坚硬的物体练习肉体,始终确保自己处于最佳的身体状态。

然而陈进生偏执地专注于训练杀人技巧及绝对力量训练,忽视有氧训练即耐力,如跑步和爬台阶的体能训练,这为他后来的生涯唯一的一次失败留下伏笔,而这一败陈进生再未能站起来。

陈进生进入美国地下黑拳界后,犀利的双脚所向披靡,许多对手面对他的鞭腿打击,手挡手断,腿挡腿折,而陈进生的疯狂和残忍此刻也展露无遗,他不会给对手投降的机会,永远是以腿爆头结尾。

这让对手对陈进生恨得咬牙切齿,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他是黑拳历史上攻击力和击毙率最高的拳手。

作为唯一从陈进生手下生还的拳手——拉尔森·皮特回忆说:“陈进生在他的全部获胜的比赛中,没有一场超过四分钟。我122公斤,他90公斤,当他的双腿攻击我时,感觉犹如巨斧加身,胳膊一下就断了,整个过程他只用了38秒钟。我急忙忍着剧痛滚下拳台,避免他的后续攻击,保住性命。这真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陈进生声名鹊起,比赛奖金快速提升,格斗对手也迅速从青铜到王者。黑拳界比赛分两种,一种是普通赛制,一种是客户定制,普通赛制选手自动报名参加,碰到谁就是谁,奖金和赌注一般;客户定制则是由顶级富豪自带选手参赛,这种比赛赌注和奖金最高,也最受关注。

顶级富豪自带的选手大部分出自俄罗斯西伯利亚拳手训练集中营。没有需求就没有杀戮,为了满足黑市拳击和超级富豪的需要,各种拳手训练营应运而生,不断向世界各地输送高质量的拳手,这其中最著名的训练营便是西伯利亚训练营。

西伯利亚训练营没有自动退出这一说,不成功就成仁,训练营设立在寒冷、荒凉的西伯利亚高原,冬天温度达到零下4、50度,周围一片荒芜,逃出去也是戈壁、雪原和猛兽,更何况训练营周围架设有电网、荷枪实弹的警卫巡逻,插翅难飞。

教官来自于原克格勃教官及其他格斗项目的高手来训练他们,从第一天起,死亡就开始伴随,这里没有淘汰,达不成训练目标的人只能无休止的继续下去,最后累死或在训练场上。

很多人在训练中伤亡,就地掩埋,你的坟墓没有墓碑,就像你没有来过一样,因为弱者不需要被铭记。拒绝训练也不行,会被当场处决,这样残酷的训练,称之为“自然选择”。

犯错的拳手轻则毒打,重则处决,有时犯错误的拳手多,会得到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多人被关押在一起,只能有一人活着出来,如果是单人犯错则与灰熊关押在一个10平方米房间内,20分钟后能站着走出来的人会被宽恕。

这里走出去的拳手残忍而镇静,没有怜悯之心,彪悍的战绩令“西伯利亚来的拳手”在世界各地的黑市拳场,令人闻风丧胆。

安东尼马库斯,西伯利亚训练营出产的优秀产品,他能一脚踢断27英寸的铁柱,每秒钟踢出4脚,徒手杀死一头北极熊,当他离开西伯利亚的时候,就连最苛刻的教练都对他赞赏有加。

安东尼马库斯出道后,把西伯利亚的严寒带进了美国的黑市拳场,他的前六名对手都是被他一招击毙的,总共花费的时间不超过两分钟。

1979年安东尼马库斯与陈进生在黑市拳台上狭路相逢。安东尼马库斯一开场试图近身格斗,但陈进生的双腿让他无法靠近,交手20秒后,安东尼马库斯放弃上肢进攻,与陈进生比拼腿功。两人的双脚坚硬如铁,砰砰作响听得观战者都胆颤心惊。

安东尼马库斯的力量是胜过陈进生的,但陈进生的出脚速度超过安东尼马库斯,尤其是攻击角度,令人防不胜防,这是安东尼马库斯从未面对过的对手。

2分30秒时,陈进生抓住间隙,扫腿踢在安东尼马库斯腰部,令对手失去平衡,身体微微一个趔趄之际,陈进生抓住机会一脚踢在安东尼马库斯头部,成功爆头。

这一战后陈进生在黑市拳坛几乎封神,无人敢与之正面争锋,其强大的震慑力甚至出现其他黑市拳手要雇佣枪手干掉他,因为跟陈进生比武那时提着灯笼捡大粪——找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重伤之下必有勇夫,1979年圣诞期间前夕,陈进生迎来其黑拳生涯最后一战,对手是绰号“推土机”的克里斯蒂·保利。

从绰号可知,保利也是一名以攻击力著称的拳手,就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唐龙会像砍断一根木柴一样轻易地结果他,保利的教练和随从人员却格外冷静。

因为他们已经找到陈进生的弱点,如果放在一年前,陈进生的这个弱点也不叫弱点,但如今的陈进生精神出了大问题,越来越严重。

格斗场上陈进生不遗余力地疯狂进攻,从不吝惜体力,但他最差的就是体力,此前在他可怕的攻击力下,这个弱点被成功掩盖,但不是被消除。

克里斯蒂·保利要做的事就是放大这个弱点,直至致命。因此比赛一开始,克里斯蒂·保利立刻怪叫着满场飞奔,连滚带爬躲避陈进生的进攻。

保利的怪异行为成功激怒了陈进生,他疯狂地追着保利抡圆那两只“大斧”不停扫射,但始终无法碰到对手。

台下观众瞠目结舌,继而炸开锅,骂保利是懦夫,保利毫不理会,他的团队被骂火了向观众竖起中指。

陈进生此时如果能够审时度势停下来,停止无效的攻击,保利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然而陈进生本身的精神问题,让他陷入癫狂,6分钟以后,陈进生的攻击开始变慢,保利在拳台上明显犹豫了一下,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最保险的方式,继续满场狂奔,引诱陈进生继续进行无效进攻。

第10分钟的时候,陈进生气喘吁吁,所有人看出他已经不行了,陈进生的助手对他大叫:“跳下拳台,跳下拳台。”意思是这局认输,黑拳没有扔白毛巾一说。

但此刻陈进生不知道脑海中被何种东西趋势,他依旧在进攻,毫无力道的进攻,最终,保利回身一记扫腿。

陈进生体力耗尽,慢了不止一拍,无法躲避,头部被重重击中,像折断了的木棍直挺挺地倒在拳台上。

满场无声,观众全是叹息,唯有保利和他的团队再次满场飞奔和蹦跳,如猴子一般欣喜若狂地庆祝。

所以说人可以有弱点,但不能是致命的弱点。这就好比一个优秀的人才应聘跨国企业的高管,所有技能、管理能力都非常棒,足以胜任,但唯一一点却不懂英语。

那么跨国公司绝对不会聘用你,因为你的英语水平是致命的。但换一个说法,如果你的英语只是不好,那很有可能会被聘用,老板会说:“进来了再练习,多说就能提升的。”

很多人在比较黑拳拳手和职业拳手孰强孰弱,很大一部分人认为像美国拳王泰森、梅威瑟,泰国拳王曼尼·帕奎奥这些人在黑拳场上,进行无限制格斗只会被秒杀,其实不然,真正的黑拳拳手在职业拳手面前只会被虐菜。

陈进生的战绩97战96胜,95次杀死对手,这些数据背后其实是这些参赛选手绝大部分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或只接受了短暂训练的拳手,无知者无畏,被生活所迫时,面对高额奖金,以为自己是东方不败,上了拳台才知道自己是衰神二代,面对陈进生这些高手只能被砍瓜虐菜。

职业拳手经受的是专业的、科学的体能、力量、柔韧性、协调性、爆发力、反应能力训练,甚至包括饮食和战略战术管理,如今在电脑技术、仿真和各种测量仪器的加持下,拳手出拳最佳距离和摆幅都是有严格规定,这些远非黑拳拳手自己摸索可比,即便是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选手。

黑拳拳手的彪悍战绩太多是注水的,打倒的人绝大多数是毫无经验的菜鸟,他们的故事以讹传讹,被过度神话。

本世纪来自美国福洛里达洲的金波,高中时期是学校橄榄球队的王牌选手,大学专业是刑事司法,毕业后,金波不想去当律师,在美国一些酒吧与赌场打黑拳,战绩非常显赫,所向披靡,横扫美国的街头霸王、打架之王,名声大震被称为黑市拳王。

梅威瑟和曼尼·帕奎奥的拳击赛一场高达上亿美金,面对如此高额的奖金,金波借助自己在黑市拳台上如日中天的名气,开始征战职业赛场。

结果金波的体能在职业拳击中,连前三个回合都没能撑过去,出拳毫无章法,被一名毫无名气的职业拳手暴击,打得鼻青脸肿。

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后,金波立刻转行去色情公司去当保镖,就是那种女明星出席活动时,保护她们不受疯狂粉丝的骚扰。

由此,黑拳拳王和职业拳王孰强孰弱一目了然。目前无限制格斗MMA,嘴炮凭此打出了数亿美元身家,巨额奖金下,中国隐居深山的世外高人,关门弟子些为何没有加入,即便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少林弟子也拒绝参战,为何?

真的是清心寡欲吗?如果这样少林寺就不会上市,少林寺方丈就不会掌控18家公司。归根到底,表演武术和竞技武术是完全两回事,中华武功走的是前者,MMA走的是后者,他们不敢上场,上场就会神功护体失败。

Leave a Comment